营口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尾气排放带来的困扰是加剧了雾霾,而它丝毫没有动摇的,是一筹莫展的驾考大军。机动车工业时代的到来让一种新的出行模式炙手可热,同时它的两面性也由此而生了:一方面是道路拥堵、城市主干道空气质量遭遇急速滑坡,另一方面是人们极度增长的报考欲望和驾考资源、通过率之间的矛盾。于是,权利寻租就在“买方”和“卖方”双重需求的肥沃土壤下饱和起来。驾考考官被民间封为“肥差”,而其背后是一条长长的利益链。日前召开的全国公安机关改革办主任座谈会释放出一个重大消息,那就是年内将开展小型汽车驾驶人自学直考、自主预约考试、异地考试等多项改革试点工作。随着试点工作的铺开,驾考能否迎来春天,还是换一种方式继续成全少部分人的隐性牟利,人们拭目以待。
驾考大军难“刹车”,多年养活了肥差

  我国是汽车大国,机动车驾驶人已突破3亿,这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把每一个即将经历驾考的人都纳入“驾考”这盘生意经里来,那么该群体可能产生的“价值”就非常可观了。

  “驾考中究竟有多少油水”?有过经历的人都或多或少各有各的掂量。多少年来,人们心中也一直有这样的疑问,虽然少部分人以权谋私不能概括整个行业的现状,可是驾考中存在着潜规则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听闻。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些涉案的考官对于收取灰色利益早就司空见惯,竟然自己都记不清了。据媒体报道,在湛江驾考受贿案中,40多名考官和车管所领导共同卷入了这本不能趟入的浑水。“反正每天都能收到,随收随用,自己都记不清收了多少钱。”一个涉案考官在调查笔录中说。

  在这起案件调查过程中,陆续有39名考官主动上缴收取的全部或部分红包,共计2100多万元,个别涉案考官甚至上缴了近百万元红包。就连如此“基层”岗位也能如此轻而易举地获得巨大数额的利益,这也难怪人们对更高层管理者的隐性福利浮想联翩了。这种现象之所以会存在,不免隐含着错综复杂的原因。

  车管所考官收取“红包”已成为潜规则,可这种“你拿钱我办事”的顺水推舟却不仅仅是少数地方才有的,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这种现象既然存在,背后就一定存在着某种特殊的供求关系。人们报考驾校,一是为了能够安排充足的时间获得专业训练,二是驾校由于职业化的经营,常与车管所打交道不免能攀上有些关系,获取考试的便利。在考驾期间,不少人都抱着这样的心理:不管是否真能奏效,花小钱买个心理踏实还是必要的。即便自己有通过考试的实力,可是只凭借实力感觉上总不太把握,就像缺了一个什么重要流程似的,这就使得这项特殊的权利“寻租”有了成长的空间,看似一些小的人情往来,背后却是沉积已久的诟病。

  许多人选择驾校报名,原本奔着训练更系统、练车时间更充裕去的,但在现实中,报考过驾校的人大多都知道,特别在前些年的驾考培训体系中,这种貌似一对一的培训实际上就是学员排长队等待教练填鸭式教学的机械学习。在考驾照“600公里”的新规出台以前,学车基本上算是一项“学员多,教练少”的集中培训,练习的模式也是按照考试场的“规制”死记硬背的,比如倒库、移库,都是握着方向盘数着打几次轮可以“到位”,不仅时长上很难保证,学到真东西就更难了。大多数人不得不面临的是:“驾照拿下来,自己练车去”。即便顺利通过了考试,也不意味着就真“合格”了,要想真正驾车上路还得自己溜边儿练习才行。所以真正要成为合格的驾驶员单纯依靠驾校基本算是天方夜谭。

  权利寻租的确存在某种空间,与其说是不良风气,不如说是学员、驾校、考官三者共同建立起来的一种微妙关系。考生希望通过考试,进而把命运交给了驾校;驾校希望通过考试合格率来招生获利,所以给车管所工作人员送钱送礼;车管所工作人员为了保住“肥差”,而向主管部门买通关系。很明显,正是这种各有所图、各取所需的“市场关系”扭曲了轨道内原本合理正常的考试生态,催生了驾驶考试的病态。

  正因为权力寻租,迎合了“市场”所以存在了生长的空间,所以一起起车祸的悲剧就发生了。没有熟练掌握驾驶技巧、熟记驾驶理论就拿生命上路,成了最大的风险,而这种风险就像一颗埋好了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让人品尝苦果的危险。

 
驾照自考,能改变什么?

  数据显示,预计未来10年,驾驶人将以每年2000多万的速度增长。日益庞大的驾考市场对中国而言是种考验,对中国驾考来说更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

  表面上看,驾校这个媒介在十几年来的确已经充分扮演了一个机动车考试“大家长”的角色,不过申请人必须通过驾校培训才能参加考试的模式已经不适合当今市场的需要,人们期待着更为高效的方式来调配考试资源,早就等到“白了头”。但是,这是否意味着看似很美好的驾照自考时代就要到来了?倒也未必,因为现实毕竟还很“骨感”。

  就这次驾考改革试点而言,想要考驾照的学员均可通过自主预约驾考的方式获得驾驶证,对于广大驾考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对于社会考生而言,是有了更多的自主权,不仅可以根据自身要求和特点安排学习时间、学习进程,更可以真正达到考驾照、学习、工作几不误的目的。但是,考取驾照从根本上说还是一项偏重于实际操作的考核。虽然理论考试可以通过自我学习来完成,但是真正的路面考就不是纸上谈兵那么简单了。或许有人会说,“老司机不也一样可以代替教练教授新学员吗”?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基本上只是一种概念式的猜想,实际操作中,私家车在功能上无法代替教练车不说,没有经过考核的人员充当驾驶教练也存在很多安全隐患。特别是增加了路面公里数考核之后,白天工作时间繁忙,夜晚在城郊道路、省道、国道跑的新手越来越多,如果操作稍有不当,后果便不堪设想。

  再者,不管是统一报考还是自学自考,考生将要面对的都是一样的考卷、一样的模拟考场。为了保证通过考试的人员都能充当合格的驾驶员,考试场地自然也会涉猎各种交通环境,如果自考学员无法在复杂的实地考核中熟练掌握驾车技巧,那么对其他考场人员来说,也会造成潜在的安全威胁。

  所以说,驾考红利是否能够尽快惠及全民还需要一个合理规范,不能说随便找个师傅,寻块场地就可以自学了,要打破驾校在驾照学习考试中的天然垄断,还要给公民更多自主选择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又必须安全、合法、回归市场需求。

 
驾照直考:给了权利 更要谋划好未来

  就驾考费与房价“齐飞”而言,破除多年的学车贵、学车难困局,在维持好交通准入门槛的前提下,最大限度满足广大民众学车、驾车的愿望,的确是具有长远眼光和社会意义的。

  不能单纯认为考驾照成本低了就是惠民,同时还要把安全系数考虑到试点工作当中。当然,也不是说自主驾考培训出来的就都是“马路杀手”,关键还要建立一个合理筛选、严密考核的考试机构。否则简单粗暴地斩断了驾校与考试场之间的利益链条,却催生了个人与考试场之间的买通关系,那么驾照自考就毫无意义可言了。

  在驾照自考这种新的常识上,我们不妨参考国际上的成功范本。美国机动车培训考试使用的就是自学自考的模式。据媒体报道,美国考驾照分三步:第一步,初学者必须先在网上进行酒精药物学习和测试。第二步,酒精药物考试通过后去当地车管所进行交规笔试,题目更注重驾车实际应用和对交规的深入理解。第三步,预约路考。这一阶段的考试突出的是对基本驾车技能和道路情况的掌握。如果已有驾照者参加美国驾考,无须再考第一步。整个考试下来,只需付工本费,而且可以立刻拿到纸质驾照,待正式驾照印制好后,由车管所负责寄给考试者。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相对轻松的自学自考不仅并未导致美国交通安全下滑,反而保持了较低的事故死亡率。根据官方数据,美国是万车交通事故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仅为1.86,而我国的同项数据为10以上。

  驾照自考的纠结如果被放到整个中国的大环境里看一看,其实早有“前身”。它也和医疗改革、养老金并轨等许多问题的一样,都在经历一个特殊的阶段和过程。在改革的进程里,这些问题必然已经捆绑了利益,但是改革的目标是很明确的,那就是认定公民与之相关的资格和权利,让他们尽快享受到社会发展带来的一系列的福利。这其中任何一项单独的权利看似只是小小的进步,但是每一步都艰苦卓绝。只有这一个个看似很个体的问题解决了,社会的顽诟才能肃清。

 
  驾照自考要能避免纸上谈兵,不仅需要政策的允准,更需要严格的法律做以保障。履行公民自主驾考的权利是利民的,但是任何的选择权都要有保障、有前提。无论是驾校、个人还是车管所,哪一方超过了自由的边界都不行,因为只有力量制衡才是保证改革稳定推进的外在动因。
|  点击进入更多
壹周刊列表页-Recovered.jpg
网速,网费,姿态还是实惠?
壹周刊列表页.jpg
驾照自考,能为权利寻租“减肥”
壹周刊列表页.jpg
“互联网+”,绝不是“+互联网”
壹周刊列表页.jpg
PX项目:阴霾初散,困扰又上心头
壹周刊列表页.jpg
楼市“大礼包”对购房者意味着什

主编:王晏如  责任编辑:潘静 郝园 黄婷 吴秋子 高桃桃 吴倩 赵欣 王雪 张帆 宋畅 李丹 崔玺 付雨晴 史丽娜

版权所有:营口市广播电视台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热线电话:0417-3338023 邮箱:news@yingkounews.com 本网法律顾问:营口市睿智律师事务所 电话:0417-299083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1-4-20050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03017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 分辨率:1024×768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